平凡英雄──吳師爺二三事

葉隱 2021.5

靜靜地,山莊迎來師爺不在的第五年。雖然山莊還是山莊,初春微冷的日子裡梅花仍開滿了一片,似乎一如往常,但,已經少了那位天未亮前就已經在門口微笑等候學員到來的長者……

印象

在未入門前,雖然曾在古亭國小的練習場地及山莊一日遊時見過師爺,但未曾主動上前攀談,更不用說有機會上手接受指導練習。只會在旁邊想:眼前這位長者怎麼看都與平常街坊巷口的老伯伯沒什麼不同,而且和藹可親笑咪咪的,氣質與書本照片那個眼神霸氣兇惡(呃──我當時真的是那麼想)、威懾四方的人好像有點不太一樣,跟我心目中的太極拳大師有那麼點落差。但個性是無法想像的,終究得親臨相處後才知道眼前這個人的真實樣貌如何,而這些都在入門之後才慢慢接觸了解。

教拳

師爺的個性是超級行動派,想到就馬上去做,一刻停不下來,好像沒有「等一下」這個詞一樣,還常常被身邊的人戲稱「太急」大師,關於這點應該不少人深有體會。不過,在教拳這件事上,我倒是覺得他非常有耐心,因為每次下課後他旁邊總是有一堆人圍繞著,問的問題大部分都很類似,有不少問題也像輪迴般,三不五時又會重複出現,不過他還是會耐心地再把之前講過的重點重述一次,也常常被師奶奶笑說「你上句講完,我就知道你下句要講什麼了。」
換個角度想,教了十幾年,除了每個人的成長不如他的預期,每次的弦外之音也少有回響,但仍不減他在教學上的熱忱及用心。這樣不斷重複輪迴的場景,在我入門後,每次山莊上課大抵如此:

  • 上課前:
    與早到打掃的師叔們聊天,再從聊天的內容觸發決定今天要練什麼或講什麼,思考著怎麼讓我們聽懂。
  • 晨練及早課:
    除了會無聲無息的突然走進來看一看大家練得怎麼樣,有時還會把大家召集起來講講故事,看看這些故事能不能敲醒混沌的腦袋。
  • 上午文課:
    去雲房上課時間多半取決於他什麼時候看不下去,然後就會把今日所見、所聞或覺得大家有所不足的部分拿出來講。此外,雖然師爺的鄉音有點催眠效果,但因隨時抽點人回答他的問題,而且是即問即答,要在沒有思考下第一時間馬上破題回答,所以還滿提振精神的。不過,常被點名的固定班底也就群超老師、萬壽老師、以及福修、明仁、陳和師叔幾位,其他人就多了點喘息的機會,而我這種殘兵等級就不太需要擔心,可以放心在旁邊找周公下棋。不過,也許是因為這樣的方式,師爺不在之後,老師及這幾位師叔還能持續自我檢討、進步。
  • 下午練習及文課:
    大抵跟上午的練習內容差不多,而文課的內容會隨機把中午與師叔閒聊的內容拿來當案例討論。
  • 課後打掃:
    在一天的練習之後就是山莊打掃時間,這時就會挑幾位壯漢出列,陪著他把山莊修修補補,其他人則依錦雲師叔的分配各自忙去。這些補強工程就差不多等同於重量訓練,可讓平日沒有足夠勞動的都市人身心充份獲得鍛鍊,此外還習得除草、砍樹、刷油漆、拌水泥及鋪磚等技能,彷佛又回到入伍當兵的時候(笑)。不過,師爺他老人家可也沒閒著,常常冒著被師奶奶罵「你是八十歲了,不要以為你還十八歲」的風險與我們一起勞動,所以在這種情形下,我們這些肉雞也不好意思示弱,努力逞強裝作若無其事,晚上在肌肉痠痛及小黑蚊的咬痕下趕快補眠以恢復體力。
  • 晚課:
    到了夜間還留下聽課的人,師爺除了會把今天上課的內容總結重點,在最後兩年還會抽點人來針對一些主題發問或發表心得,有點類似討論禪宗公案般,針對一句話或一個主題不斷地詰問下去。雖然當下我也自覺好像領會到了些什麼,不過一段時日後,往往證明跟他的思路仍沒對上,徹頭徹尾地誤解了,得再打掉重修。
  • 晨練:
    他一樣天沒亮就起來了,等著像明仁及陳和師叔等這些搶頭香的早鳥來,問問他們昨天晚課留下的問題,有沒有什麼心得啟發?而早晨的練習因為人少,師爺有多一點時間示範,偶爾還會手把手,讓人直接感受他身體在發勁那一剎間的幾微變化,體會將分未分、將判未判的太極狀態以及清升濁降之妙。若說我現在能區分一些端倪,應該是歸功於那些日子那些記憶累積下來的善緣吧。
  • 返家:
    在大多數的學員皆已離開,也準備返家前的師爺,神情會有些鬱鬱寡歡,沒什麼勁。看到這個這樣子的他,想到雖然大部分學員功夫沒什麼長進,花了很多功夫講了又講,仍然沒幾位聽懂,不過想到他上課時神采飛揚的樣子,或許這些教學的時光,對他也是一種甜蜜的負擔吧。
吳師爺在咖啡廳的晚課時親自手把手引導弟子

點滴

在晨練完後,大部分學員已經離開返家,偶爾會有師叔們前來請師爺幫忙處理家人肢體勞傷或筋骨不適等問題。這時我就會留下來湊熱鬧,看著師爺一邊幫人治傷,一邊解說這也是發勁應用的一種,因而觀察到發勁的另外一種面貌。不過印象最深的是有一回幫一位師兄的母親治療脊柱及腰椎問題,在治療過程中,患者在僵住的肌肉鬆開時,因無法忍住而突然失禁,當下師爺手沒有鬆開,臉上沒有任何不悅的表情,只有專注地處理眼前患者的問題,任憑雙手、衣服及腳上的襪子都沾滿穢物也不為所動,直到處理完成後,才開始清潔及更換衣物。這一幕讓我印象深刻!此外,還有其他更多未能描述的點點滴滴,讓我看到他不管對什麼人,只要答應一句,就毫無保留,全力以赴。

傳承

有時回想起來,似乎在找到山西三清觀的祖庭消息的那一刻起,他就有感於自己責任將盡,所以才會最後幾年不顧師奶奶及家人的阻攔,不斷地來回長途奔波,在疲病勞頓甚至受傷下還要不停地奔走各處,只因擔心道統無人好好傳承。在最後一次集訓,天氣又冷又濕又悶,除了不利靜養,還強忍著身體不適,堅持要陪同大家,只為關心我們有沒有好好練習。在最後一刻,還不放心大家,把我們叫到跟前叮囑,直至歸道山的那一刻才瀟灑地選定時間離開……


雖然師爺常說他自己只是一個平凡人做平常事,這麼多年的努力也只為答應鄭太師爺的一句承諾,但他這句承諾的份量,扛下道統的責任之重,在他鋼鐵意志下所達成的成就,種種不平凡事蹟,絕非三言兩語可以盡述。他所立下的典範,絕對是每個人心目中的偉大英雄。

後記

有人說寫文章就像做料理,一邊寫著,也忍不住一邊偷吃,許多回憶源源不絕的冒了出來,很多心情湧現,貪心地想把每個片斷印象寫出卻不知如何好好表達,謹能以我有限且貧乏的辭彙,分享這些年與他共處的一些點滴,希望能讓大家重溫與師爺相處的美好時光。

(三代弟子葉隱於瓊林新月)

刊登於 2021 年《原幾》雜誌第五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