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左祖師萊蓬之秘:山西太原三清觀找到了

吳國忠 2015 年/

找到了!原來如此

2014 年四月十二日,提前吃過早餐,即由潮汕神龍的同學安排由賓館代租的中型車,帶我們正式上路到東門外找三清觀。等我們上了車,車子離開賓館大門,司機大哥一頭霧水,他老兄根本不知道我們到底要去哪裡?我們一面拿出地圖,一面對他說,先到東門外,朝馬莊方向開,慢慢找,只要找到,今天任務就完成,不論找到找不到,一天的車資我們都照付,請他放心慢慢開,慢慢問、慢慢找,路在嘴上。

我們在車上,七嘴八舌,一邊說笑一邊研究地圖,我請司機大哥如果車子到了東門,就先告訴我們,他笑笑說,我們住的晉祠賓館在太原西邊,車是往東開,現在太原沒有東門西門,只有城北有一小段古城牆,現在的位置周圍這區,原來都是屬東門,他說他是老太原,而且服務旅遊業,這些太原老地名,會比旁人知道得多。

既然沒有東門,東門外只能說是概念位置,沒有辦法,拿出地圖,指出地圖上馬莊(馬家屯)位置,請他先找到馬莊,再問村委辦公室,能找到村委,再請他幫我們找村裡年長老人打聽,可能性比較高、比較容易。

車子開了約一小時,前面是一大片工地,有近百輛工程車,靠在一起並排停就有二十多輛,其他的,挖土的挖土,運送的運送,司機大哥說,這裡應該就是馬莊,也叫馬村,管他的,建華就和司機下車,找人問問看。

他們回到車上也說不上什麼!因為滿山遍野全是新開的路,馬莊是太原遷村重建的地方,目前留住的人很少,絕大部分都已經遷走。既然是無頭蒼蠅,我就建議說,三清觀是建在小山上,地圖上有二龍山…,我們就先往山上開,見人再問,開吧!有時新路又寬又大,有時路又窄又小,我們幾乎是在瞎貓捉老鼠,碰運氣!問了幾批人,他們都是外地來做工的,不知道,想再問馬莊村委會,他們可能已經撤了。我們一路開著車子碰到尾巷(死路),只得小心地走小路彎出來,車子爬坡,兩旁的房子全是無人住空屋,見到一位年長的老先生,我們趕忙請司機大哥停車再問,還好司機大哥用太原鄉音口腔問,比較親切吧!老先生說他是馬莊人,他也不清楚有無三清觀,他建議我們再往上開,經過一座小水庫,那邊山上原先有很多寺廟。

我們總算問到一個眉目,自然繼續開,一面憑直覺判斷建議,再仔細看地圖,圖上除三清觀外,有方林禪寺、劉家大院,只要找到一間,必定可以找到三清觀。車子又開了不少時間,給前車堵住了,我們乘機休息,正準備下車活動一下筋骨,車子右前方有間房子,牆上寫著馬莊幼稚園,抬頭再往幼稚園後方看,數百米之外好像有座寺廟,我們如獲至寶,管他三七二十一,請司機大哥盡量向那座寺廟開。看似很近,但無路可通,我們七彎八拐,開了近半小時,結果是愈開愈遠,下來問,有人說那座廟裡可能有人住,我們問他比較容易。

好吧!只好如此,或許我們到了那裡,可能就是方林禪寺,結果還是逢人就問,車子開得很慢,隨時可停,車又鑽進小路上,見到右首有三、四位婦女帶著小孩子在聊天,自然再問,她們都不知方林禪寺?問劉家大院在哪裡?有否聽過附近有三清觀?這回可問對人了!中間的婦女說:「我就是劉家大院的後人,這一大片房子全是劉家大院,我年輕時前面山上有很多寺院。」那一座是不是方林禪寺她也不敢肯定,要我們再往裡往山上開再問問。

既然找到劉家大院,三清觀在古地圖上是在大院東北上方,三清觀就在附近,我們再努力,車子開了不久,右側見到一座小水庫,越過水庫,我們只有順路往上開,約三、五里左右,在車子左邊一位老先生正在慢步消磨時間,直覺地判斷,老先生必定是當地人,車子就靠在他身邊停下問,啊!總算皇天不負苦心人,祖師爺顯靈,當我們問他已經塌了的三清觀在哪裡?他就一口直說:「你們車開錯了!要掉頭向左邊小路開,約一支香菸的路程,再向右小坡爬上去,很快就可以見到!」

天老爺!真好玩,一支香菸的路程,到底有多遠?香菸可以慢慢抽,也可以猛抽…,管他的,總算有著落了!開吧!約莫十分鐘,右側是有一條小山路,司機大哥就照著山路開,彎了幾個小彎,前面正有一座倒塌的山門,車子就在山門前面停下,山門的牆邊正掛一塊木匾,太原市文物保管會、三清觀,下面寫著太原市人民政府 二00九年九月三十日。

大家全部都迫不及待地下車,我來不及招呼大家,便半跑半跳翻過斷牆,踩著野草爛磚,管它有否野貓野狗留下的東西,活像自己回到孩提時學踩高蹺,小心地,一個小步一個小步,半走半爬地走過這堆雜亂高低凹凸的廢墟,猛向右側老牆上一瞧!

嚇!太極門三個大字正向我們招手,好似說:「我在這裡已經等了很久很久了!」一下子,我心中突然湧起一股特別親切的思念,像久別的遊子,偶然間碰到親人,這親人正是母親。我嘴裡不禁喃喃唸著:「天啊!我終於找到了!左祖師請您老人家看在我三十年執著的份上,請賜給我一些迷津指示吧!夫子之祕是甚麼?」

我抬起頭,向遙遠的天邊說:「先師您老人家在天上看到沒有?你教的傻孩子沒有辜負您老人家所囑,左祖師萊蓬習道修真的祖庭,真的找到了!」現在我們八個人,就在這裡。

整座三清觀規模不大,屬於小型,從山門進去,過院子到三清觀正殿為前進,三清觀後至三清閣為二進,若沒有看到有八個洞,我似乎認為自己可能又走錯了。我們這次是尋蹤探古,自然看得很仔細。外型輪廓,閣樓雕花畫工,磚牆和泥草的老牆,每個角落都仔細尋尋找找,就連地下溼土,我們都選些地方挖挖、翻翻。

原先我個人想法,看到太極門三個字,就心滿意足,此行不虛。可是一面看、一面尋,看看八洞洞名,三清閣棟樑怪畫,越看越驚心,越看越震撼,心中掀起陣陣自怨自艾狂瀾。從表面看,三清觀是很平常,充其量只是年代久遠些,和一般倒塌古廟廢墟沒有兩樣,可是看到了石碑上兩篇序,中間句句是隱語暗語,推理到八洞之名,想起先師昔年授我教我的點點滴滴,這座左祖師習道修真祖庭,在我心上,是真正了不起,是道家異於其他武術技擊的活古蹟,應有盡有。先師晚年說:「貨賣識家」,剩下問題是你識與未識,甚至不識。

先師晚年授我左夫子太極拳之祕,說的三個純字(按:三個純字指左祖師萊蓬的太極拳是純道家、純炁功與純先天太極拳),現在我如果再寫太極拳,可能要多費十萬字,也許還不能盡述。在這裡我還是三清觀回來時初衷:要寫只能給隨過我的同學參考對照,若進一步,叫我完全將它說透,我真無能為力,勉強說:「我只有穿針之能,卻無引線之才」,原諒吧!我是實話實說。

「找到了!」
「原來如此!」

這兩句是我內心的剖白,前句是自己真心真正的興奮,後一句是震撼後的有感而發,意思是:
「先師教授我遵守古法,一點都不曾藏私,見了祖庭,全是祖師遺留,先師沒有教錯傳錯,而我也沒有學錯練錯」。

「四十年來,我口上說的,書上寫的,也是師法於先師,沒有半點摻假」。

問題是我智淺識薄,經驗不足,軍人之自信太頑強,沒有耐性,不懂先師說的三純之道,而自省太少。

八洞修真,該修的大家似乎修過聽過,只不過沒有系統,不知輕重,往往錯的練多,對的又拋在一邊,我們誰都沒有錯,一切錯在我。「原來如此」是我對先師三純未參透,該罰自己。

簡單說:「四十年來,我將先師教我、授我的點點滴滴,視做皇帝聖旨,切實落實,不敢違越半分。」可惜我未曾對先師為何下這些聖旨,沒有往深處往源頭尋找,才成今天之我。有名實的練得多,看不見的微妙,有說,但絕對是知不足、練不夠。如果沒有這次祖庭的震撼,可能再過十年我還是依然如故。

本文謫自《道家傳統太極拳揭秘》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