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神龍山莊到三清閣──半生太極路

吳珍玉 2021/05

下午五點多我和先生正忙著出貨的事,聽到爸爸從樓上走下來的腳步聲,門開了,「小彭,你等會兒有沒有事?」把手上的工具放下來,「沒事。」「我看了晚報,淡海有塊地,我已經打電話了,你載我去看看。」晚上八點多回來了,我問先生今天這塊地好不好?「我們下車看了五分鐘,爸爸就說回家吧!」(那就是很不好)這是爸爸決定要尋一塊地好讓學生們有固定的場地學習後,家裡常有的對話。從台中到基隆,前後看了超過五十個地方,終於讓他找到大龍村的「神龍山莊」。


星期五晚上的餐桌上,「珍玉,你和小彭明天有沒有事?載我去山莊看看。」「明天不是沒有工人要來嗎?去做甚麼?」「你不懂,去了就有事做。」於是星期六一早,帶著弘達,我們就到山莊了。一下車爸爸馬上拿起工具,這邊敲敲,那邊做做,直到媽媽喊:休息一下要吃飯了,他才停下來。山莊就在他的堅持和規劃下,一點一點的成形了。建設初期,我們家是沒有假日的,就連二姐一家從澳洲回來看他,爸爸也是每天都到山莊來,只為能提早讓大家有固定的地點,不用四處商借場地。開始下大雨了,我們都進屋避雨,轉頭卻看到爸爸拿著大掃帚在雨中刷著被工程車弄得滿是泥濘的地面,也沒穿雨衣,先生只好跟著一起努力的刷著。這是山莊建設初期常有的畫面。他總是在工作,甚麼樣的工作他都會,只為了節省建設費用,自己能做的絕不假手他人。

大年初四的早上,喝著媽媽泡的老人茶,「珍玉,今天天氣不錯,可以出去走走。」「爸爸想去哪裡?」「哪邊不會塞車、人也不太多?」我開玩笑的回話:「有喔,苗栗造橋神龍山莊。」「那就走吧!」大年初四,還穿著過年的新衣裳呢,爸爸一下車又拿工具上山做事了,山莊永遠有做不完的事,但從沒聽他說過一個累字!

「婉玉,雪梨房子賣掉了,你幫我把錢匯回台灣,我要還債,山莊還有好多地方要修建,我希望同學們到山莊來,除了練拳還可以當一個渡假的地方。」爸爸把所有可運用的資金全部投入山莊,一點都沒有猶豫,沒有不捨。

神龍山莊庭園花木扶疏

那年三月神龍日集訓的晚宴時刻,昱洲給爸爸看了一張手機裡他老師傳來的照片,照片中清清楚楚「太極門」三個大字,爸爸隨即告訴我,明天早上快連絡買機票,他要去山西尋找「三清觀」。當時我不太清楚三清觀對他的意義何在?只知道他迫不急待的想飛去對岸。帶著些許興奮的心情回到台灣後,每天喝茶和用餐時間,爸爸的話題都圍繞在太原三清觀。看著媽媽拍的照片,不就是一座廢墟嗎?怎麼他會有那麼多想法、那麼多啟發呢?後來趁著弘達暑假,我們一同飛去雪梨探望爸媽和二姐一家,爸爸整天在書桌前努力寫著,我便自告奮勇,幫他把手稿輸入電腦,以便日後付印。一邊讀著一邊打字,我慢慢理解了,原來找到三清觀對爸爸來說是多麼重要!這印證了他投入一輩子所學習的功夫是有憑有據,他教給學生都是可以練成的。觀內的建築,每個洞名,以及每幅壁畫都和太極拳息息相關。《道家傳統太極拳揭祕》成了他最後一本著作。

「這次回台灣後,山莊小桃源下方,我想要蓋座三清閣,我要把太原的三清觀在山莊重現。」媽媽馬上說「不要吧,你都幾歲了?山莊已經很好了,不要再花錢了。」「不行,一定要蓋,要讓學生們知道三清觀對我們這門太極拳的意義,不要阻止我。」鋼鐵般意志的爸爸就在全家反對下開始三清閣的工程。林口家也不回了,就在山莊看著三清閣的工程,每星期四到山莊就見到他不是手上有個傷口,就是腳上瘀青一大塊,真的很心疼!但是爸爸總說「離心肝還遠得很,沒事。」在所有師兄姐、三代同學們的全力幫忙下,三清閣正式完工了。爸爸不喜歡下來了,因為三清閣和小桃源是他最喜歡的地方,他說站在小桃源的客廳望向遠方,好像回到平陽。別塵、觀心、降龍、伏虎……在八洞之間練拳,三清閣就是他心中的「閬苑勝境」。

小桃源山坡上的三清閣

生病了,用他顫抖的手寫著畫著,「小桃源後山坡一層一層的,第一層要種花,要有紅白黃三個顏色,第二層要種樹,要有七棵,進門的小山坡樓梯要重做……」病中想著的全是山莊的人事物。道別的時刻,我低俯在爸爸耳邊跟他說:「爸爸,你辛苦了,放心,山莊有我和小彭盡一切的努力維持著,會全力的配合師兄們。媽媽有我們姐弟們照顧好,你放心吧,無牽無掛的走吧!」

爸爸半生全心全力投入宏揚太極。曾經有人問我:「你爸爸有沒有給你武功秘笈?」我還很認真的問:「爸,你有沒有祕笈?」「哪裡來的祕笈?有的話我也不用練得這麼辛苦,教得這麼辛苦了。」「爸,我們這套東西真的可以打人?真的有發勁這個東西嗎?」「我寫出來的每個字、每個功法,都是我練到的,我不會的我不教,我教的一定是我有練到,一定是有的。」「我巴不得把我會的全部都教下去,我帶不走的,我不留下來,對不起老祖宗啊!這麼好的東西。」

何其有幸做爸爸的女兒!從小喜歡趴在窗邊看他教拳,看他把一些叔叔伯伯發到牆壁上,聽他說些像是武俠小說裡的故事,每天在家隨時都在練功,有機會就四處教拳,再陪著他從買地建設山莊、小桃源、三清閣,這一路走來,他從來不說累,從來不考慮有沒有錢,只想著「希望以後想學習太極拳的人都可以到神龍山莊來」,為了一個目標,勇往直前,不計毀譽,這就是我的父親!

爸爸離開我們將近五年了,每天都會想到他,想他說的話,想他可能會希望我們如何如何……山莊一切如常,這應該是他最高興的。謝謝所有給予我們家人關心和支持的國內外師兄姐、三代同學們,爸爸最愛的是你們,因為你們可以替他將太極拳一代一代傳下去,而且更加發揚光大。相信他在天上正微笑的看顧著我們!

僅以此文懷念親愛的爸爸!

刊登於 2021 年原幾雜誌第五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