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極拳之理看先師之畫(荷花)

吳國忠/

在未寫正題之前,作者先說個小故事。記得當年先師贈我三寶 「吞天之氣,接地之力,壽人以柔」 的墨寶後,作者曾向先師求畫。當時我的構想是先師肖虎,作者肖猴,而先師長於畫花卉,尤擅畫松。據七友畫會的伯伯叔叔說:「先師畫松,為中國近百年來第一人。」 況太極拳且練炁有根,即源於 「立如松、臥如弓、行如風、坐如鐘」 的立如松。松能萬年長青,被譽為長壽的象徵,是其 「根」 能盤根錯節,深植地下,成接地之力(炁)。先師在平時常說: 「虛實分清為太極拳第一步功夫,實腳的湧泉下面,炁能像松樹盤根錯節深植地下,才能腳分虛實。」 又說:「樹只有一個根,沒有兩個根,假若虛腳不能輕靈自如,就是變成兩個根,違反了拳理,有雙重之病。湧泉下面的炁是無微不至,無所不到的,只要全身放鬆,三關九節能脫開,好似只有一條橡皮筋一樣,輕輕連到關節,炁自然而然會由神帥炁,炁領血,慢慢地深植地下…。」所以我求先師在這幅畫上畫一顆松樹,在松樹旁邊再畫一塊大大的巨石,象徵著先師一生之堅貞孤高跡近仙籍與世不同的風骨,然後再在石上畫隻老虎,老虎側面偎著一只小猴子。當時先師聽了答應我說: 「立意不錯,蠻有趣的畫。」可是先師過些天回答卻說: 「要畫嗎?不用急,君子一諾,十年不算欠賬!」此後作者再也不敢向先師催這幅畫了!想不到不到半年,先師卻鶴駕西歸,登上仙籍。十年來,為了這句:「君子一諾,十年不算欠賬。」 心理上總覺耿耿於懷,好像先師總還有些欠我似的(恕我太自私了!) 。十年來,我放不下這個心,到處尋求先師的畫,但有的在畫廊價格太昂貴了!有珍藏的卻誰也捨不得釋手。想不到這:「君子一諾,十年不算欠賬。」的戲言,真的成為事實。也許先師在天之靈念我這十多年來的忠誠思念,假手旁人轉送了我這幅 「荷花」。先師是後荷花一日生的,號蓮父,今天我得到了這幅荷花不能不說可歸於一個「緣」字。在這裡我要特別謝謝鍾壽仁老師,在我毫不知情下送我這幅珍貴的荷花,且分文不取!先師歸道山至今已十年,由於作者實在昧,在先師遺留的拳理上時時使我苦思而感茫無頭緒。今天在這幅小小一尺見方的荷花中,卻啟發了我無窮的太極拳真理,好像我又回到了先師身旁聆聽教誨。

這幅畫雖小,卻是道地的精品,古人說:精品不在大,好的全在個中。這幅畫荷花是畫在右下方,整個畫是活生生的,就像真的荷花在和風中搖曳,那潤墨之處和紙上的空白,恰好成陰陽對照。在直覺上看,荷花的根埋在地下,整朵荷花是在水面上,聳立空中,正合乎「天地人三才」。那花、莖、蕾、葉亦合乎四象。墨分五色,已把五行生剋之理躍在紙上,那荷葉的圓融敦厚樸實,似那潮水般的波動,正像太極拳發勁之理;那排山倒海之勢,就像當年先師在那剎那間把我發勁貼在牆上感到七橫八豎,耳朵裡嗡嗡直叫那種味道。那渾圓挺直的花莖,堅實地正像屋中的棟樑。那莖中似隱似現的白線,也似象徵著人身體中的元炁在骨髓中運行。遠遠的看,整幅畫都在旋轉;細細的看,卻又似動未動、似靜又動。在這種動靜之間,分不出那是動、那是靜,正如太極永不可分釋,陰陽始終分不開一樣。在右面的花莖,寓有曲中有直之意,連根似地,深植於水中淤泥下,在空白處,這枝花莖似猶有餘意未盡,使人一看就知道,那大片的荷葉是連在這莖上,就像拳理中 「實則虛之」。左邊那枝花莖被荷葉所遮,亦等於「虛則實之」。中間那枝花莖挺挺地撐在那裡,頂上長著一朵正在開的荷花,不偏不倚地,像冬天的梅花仙風道骨般地立在中央,正合儒家「時中」 的思想,看起來在那飄逸中,又帶著定無常定,不失中定的涵意。那左角的小片嫩葉,好像箭頭上的簇,那奔放之勢正如放勁如放箭一般。那左邊花莖最下面那一小點,也明顯地含著接地之力,也表現出先師畫畫、為人都是一絲不茍,在任何最小細微處也從不隨便。等於我們練拳,越是細處越應該注意。記得作者剛開始跟先師學拳時,先師形容「太極拳是活的不倒翁」。過了兩、三年,先師說:「太極拳在走化,要像牆頭草,任意隨風搖擺,像活的不倒翁。」晚年,先師餘意未盡又進一步說:「學太極拳的人要像「荷花」一樣,有出污泥而不染的風骨志節。在那風光明媚的日子裡能保持著寧靜高貴;在那風雨飄搖中要有一份傲骨,不怕無情風雨的摧殘;在那寒夜苦冷之中,要保持自己不失真情;在小小的池塘裡,要有天仙般的美麗;在遼闊的水面上則能邁開自己的胸襟,綻出那驚人的花朵。」 練拳的人能如此,才能練這至大至剛,近於「道」遊於「藝」的傳統太極拳。又說:「盤架子、練推手,遇敵應用發勁,非但應先在氣勢上、心理上要像荷花一樣。在腳,湧泉以下的炁,要像荷花的根一樣,能生長在浮動的淤泥中,隨風浮動,變成永遠活的根而輕靈自如。腳上以至膝,要像蓮花的莖淹在水裡,膝雖然不能擺動,但隨風搖曳之際,那輕微自然的旋轉卻似在水中亦有餘勢。膝以上、身體、手… 像長出水面的花、莖、葉,在微風中輕輕的搖曳,在暴風中旋轉擺動有如有根的、活的不倒翁,把四面八方來的力量,盡消失於無形之中。」

荷花!荷花!對這幅畫,我在冥想中相信它,也許就是先師的化身在述說:寫畫、論拳、境由心造,手由心運,心有所達,神必相隨,神有所馳,形(手)必相歸。手有歸屬,才能自然合乎先師的太極拳之真諦。這種妙契自然之理,點點滴滴,在我來說,隨處都是太極拳,也隨處都有先師的教誨在我身邊。先師給我真是太多太厚了!見畫如見先師,今後惟有更加努力,追求進步,才不會塊對先師五年的辛勞教誨!

 本文摘自<太極拳思路日記心得>

荷花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