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修之路難行,依舊奮力向前行

楊進順/2021/05

能跟著師父學拳是緣分,無法長期跟在師父身邊接受教誨是命。珍惜這份難得的緣,我是絕對不認命。

家祖父是醫師,很注重養生。他跟宜蘭的熊老師學習太極拳,小時候的我常跟著比劃比劃,心中埋下了太極拳的種子。上了文化大學後,理所當然地加入國術社太極拳組。每當師父上山授課結束,我們會陪師父一起用餐,席間師父所談論的事物,都讓我們有收穫滿滿、意猶未盡的感覺,那是一段銘刻五內,讓人無限回味的日子。民國 68 年 3 月 19 日民生報第三版登出了「就這一招,掌發人飛」的報導,造成極大的轟動。那陣子,每週有六天都和太極拳相關,兩天到師父家裡練拳,兩天是學校社團,兩天到外場地當助教,生活從來沒有這麼充實過。


由於因緣不具足,拳架已經讓師父從頭到尾改了兩次,劍式也學過了,就是還沒有適當時機行拜師大禮。我們是在師父家中,行拜師大禮的最後一爐香,由當時的中華民國國術會理事長劉松藩主持。行過大禮入門儀式後,才正式接觸左家內功心法,那是另一個階段的開始。文化大學畢業,等待服兵役前的幾個月的時間,經常到當時在復興南路的道館,幫忙整理師父的書稿,也希望多爭取一些師父教誨的機會。


預官役的基礎訓練在成功嶺,因為怕太久沒有練拳會生疏,每天晚上就寢前都會想一遍,站衛兵時就不動手只動腳,原地走一趟拳。分科訓練在復興崗就比較有時間躲在偏僻的地方練練拳。下部隊以後就更方便了,因為軍官有自己的寢室。那一段期間,師父正在美國,我會抽空寫信問安,順便請教師父一些問題。令人感動的是,師父在百忙之中都一定會回信。退伍後到補習班,準備重考大專聯考,想要上醫學系。雖然人在台北,但是忙到天昏地暗,也無法到道館學習,只能利用空檔練習拳架。上了醫學系,課業非常繁重,畢業後進醫院工作,十分吃緊壓力又大;加上多位親人身體狀況不佳,一直忙於照顧他們。因此一直錯失回山莊學習的機會。


師父的原則是,自己懂了會了才教人。早期發給單張的講義,上面有許多功法,只有名稱沒有練法,而且師父也沒有傳授。就如左家內功,在正式入門的初期,師父有詳加解說,但是完整的紀錄及記憶,直到 80 年 2 月《太極拳內(炁)功心法》出版,才得以知曉全貌。而且有些功法,像「寒芒衝霄」、「起落鑽翻」、「魚龍百變」等等,都是第一次看到,只能看書摸索,再找機會請教師兄們,有些關鍵性的問題,就修書一封,麻煩師父解惑了。其他如「橐籥功」,師父在 75 年 4 月出版的《中國炁功心法》中,已經寫在書上,可是我還是在幾年後,才從師兄那邊學習到這個功法。


師父曾經跟我說,你受限於環境,就每天練練拳架,檀香棒敲一敲就好了。但是我不甘心入寶山空手而返。因為無法追隨在師父身邊,只好以研究師父著作及錄影帶為主,這是不得不的方法。一個動作一個功法,仔細研究師父所寫的重點。依基準方法去調整,等外形比較穩定後,再試著搭配九轉玄功,這樣一步一腳印地緩緩前行。有時候看教學 DVD,每次看到師父要同學摸著身體觸感時,就會依自己學過的解剖學知識,去判斷觸摸的位置,及可能觸摸到的變化,慢慢去揣摩及自我調整。有時候是意外的巧合,有了突破性的進步。民國 97 年春夏之際,師父師母及萬壽師兄到台中來探望鐘新南師兄,趁著用餐時間請問師父為什麼我接勁接得下去,但是發勁卻發不起來?師父說湧泉有點感覺就要發了,接太多被壓死了,當然發不起來,真是一語驚醒夢中人,此時又是不同的境界。


由於深知「道家傳統太極拳」是絕世珍寶,雖然無法長期跟在師父身旁學習,但是也不能因此放棄探索的機會,有大疑問可以寫信向師父求助,一般性問題能請教師兄們,不過絕大部分時間,是自己獨自摸索。或許跟長期到山莊有師父親自指導學習的師兄相比,我的進步是微不足道。不過這三十多年來我鍥而不捨的努力,可以證明我沒有犯了鄭師爺在《自修心法》中所言「去三病」中的任何一病!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