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聃傳

鄭曼青先生撰/

老子者,姓老名聃,陳國相人也,修道德,以無為無名為務。近有嚴氏靈峯,考之當理,謂春秋時僅有姓里,晉有里克,魯有里革,而無李姓者。老氏蓋出於顓頊之子,老童之後,見風俗通義與老萊子乃同姓耳。始知司馬遷之說,不可從也。李宗之子孫,以聃為初祖,而老氏之祀遂絕,遷實使之然也。聃固非常人,孔子嘗稱其猶龍邪?信哉斯言。老氏之言政也,寓積極於消極之中,故所謂治大國若烹小鮮。其言兵也,以至柔馳騁至堅,以無有而入無間,故謂以正治國,以奇用兵,極其所謂徼妙者,為無為已耳。觀其所為學,則謂學不學,以及乎欲不欲,亦即猶學可學,非常學,欲可欲,非常欲也。究其所謂常學常欲者,何也?知其雄,守其雌,知其剛,守其柔,以及知壯守弱,知榮守辱,知進守退,知有守無之類,此之謂負陰而抱陽,負形於外,守其陰也,抱容於內,知其陽也。抱陽者,服天氣也,負陰者,化精髓也,髓行骨中,氣循踵息,得其用者,沖氣以為和耳。是之謂和其光,而同其塵,此老氏之欲之學,合而之謂道。亦可謂通天人之際,豈不欲有以行之哉?為周守藏室之史,居之久,莫之知,而歎其道之不行,去之至關。關尹喜曰 : 子將隱,強為我著書。廼述道德五千言而行,莫知所終。初孔子適周,往問道焉,語及仁義,老子曰:今子之所言,猶迹也,夫迹履之所出,而迹豈履哉。又曰 : 且君子得時則駕,不得其時,則蓬累而行。吾聞之良賈,深藏若虛,君子盛德,容貌若愚,去子之驕氣與多欲,是皆無益於子之身,吾所以告子,若是而已。孔子辭,而老子送之曰:吾聞富貴者,送人以財,仁人者,送人以言,吾不能富貴,竊仁人之號,送子以言曰:博辯廣大,危其身者,發人之惡者也。為人子者,毋以有己。為人臣者,毋以有已。當是時也,孔子年不過強仕,固能得老氏之箴言若是,若非以其有盛德也,老子以無為自化者,惡肯出此言也?後之學儒者,則絀老,以為所言未足信;學老者,亦絀儒;必欲實是言也,俱殊可笑,為老氏者,却已實行其言矣。不得其時,則蓬累而行。為孔氏者,亦已實行其志焉。曰:吾執御焉!孔子終其身,御人以道。老子則猶乘風雲而上天,各行其道可耳。復何有相犯者焉?又何有相背者焉?

丁未五月十九日寫於紐約

節錄自鄭曼青先生著之「老子易知解」

Lao-Tsu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