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極拳淺說 (6/6)

鄭曼青先生撰/

七、我之實驗
提要

甲、主旨:實事求是。

乙、心得:因病肺學拳數月而愈,而六七年後,對頭部空痛,齒牙動搖,目力昏退,不能注視諸病皆失,且年將古稀反較卅年前之體格為健。

丙、願望:顏淵知命,孔明早喪,豈僅個人之損失也已,大道存亡,與國家興廢攸關,非言語所能形容其萬一,豈可忽哉。

余平生不輕易與人有所異同,實事求是而已,聾者不得辨五音,盲者不得辨五色,以其有所障也。苟與人同,苟與人異者,亦如此而已。我之論拳者,不願人苟同於我,推己及人,與人為善,余亦不敢以此自任,願學焉。是以將區區之實驗,有以告諸同胞者,此皆我親舊與諸生輩所共睹,故未敢作欺心之論。曼青弱冠客燕京,任教於郁文大學及美術專門學校時,身體羸弱,異於尋常,支撐五載,殊屬不易,旋復創辦中國文藝學院,不數年,病肺甚,殊不堪旦夕之虞,親朋無能為力,唯有相與歎息耳。旋得濮秋翁之介,執摯澄師之門,從學太極拳,不數月而吐血愈,熱亦退,不一年而咳嗽亦痊,逾六七稔,而頭部空痛,齒牙動搖,以及目力昏退,不能注視等症,皆已恍然若失,今者年已五十有五,而一切視常人無不及,且目力比三十年前,有進無退,齒牙卻勝於少時,登山越嶺,尚堪逾百里,至於致用及眠食等等,拙著十三篇,言之尤稔,故不贅。人之處世,以有涯之生,應無涯之用,不有自強之術,如孟子之養氣,而有輔佐之,焉得有秋成之望,顏淵短命,孔明早喪,豈僅個人之損失也已,大道存亡,與國家興廢攸關,非言語所能形容其萬一,豈可忽哉。

連載於 時中會訊第 2,3,4 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